悬疑甜文冬至作者凝陇

原谅我爱你却又深伤你 3年前 241 ℃ 导读

  (原标题:悬疑甜文《冬至》作者 凝陇)电话响的时候,陆嫣正在浴室洗澡。今天下班晚,到家都快十点了,她又累又困,满脑子想的都是床,一进门就钻进浴室里,只想赶紧洗完澡,好上床睡觉。手机搁在卧室床上,离浴室门有一段距离,厚重的浴帘一拉,顿时阻隔了一切,铃声接连响了好几遍,才穿透重重障碍,送到陆嫣耳里。十点以后的电话意味着什么,陆嫣比谁都清楚,她心里一慌,也顾不...

  (原标题:悬疑甜文《冬至》作者 凝陇)电话响的时候,陆嫣正在浴室洗澡。今天下班晚,到家都快十点了,她又累又困,满脑子想的都是床,一进门就钻进浴室里,只想赶紧洗完澡,好上床睡觉。手机搁在卧室床上,离浴室门有一段距离,厚重的浴帘一拉,顿时阻隔了一切,铃声接连响了好几遍,才穿透重重障碍,送到陆嫣耳里。十点以后的电话意味着什么,陆嫣比谁都清楚,她心里一慌,也顾不上满头泡沫了,胡乱用浴巾一包,就冲出来接电话。可没等她奔到床边,铃声就断了。她用浴巾擦了一把眼睛,拿起手机,滑开锁屏键。屏幕上一长串陌生的数字,既不是科里的座机,也不是今晚值班同事的电话,掐断得又正是时机,摆明了是骗子的伎俩。神马玩意。她顺手就把那串号码拉入了黑名单,把手机扔回床上。昨晚也是这样,临近十一点,她都准备睡了,突然来了个电话。她以为科里有急事找,火急火燎接了,可没等她说话,电话就挂断了。她暗暗问候电话那头的骗子,回浴室接着洗澡。心里存着事,这个澡洗得也就比平常更快些。出来的时候,身上骤然少了热腾腾水蒸气的包裹,她冷得一哆嗦,忙到衣柜里翻出一套厚睡衣穿上,钻进了被子。今年s市的冬天来得格外早,不到十二月份就冷得出奇,上礼拜又接连下了几场雨,导致气温一度逼近零度。街上已经有不少行人换了冬装,稍微单薄瘦弱点的,甚至裹上了厚厚的羽绒服。到了今晚,连一向自诩身体素质不错的她都有点扛不住了。拉高被子,她打了个呵欠,闭上眼。瞌睡照例来得很快,她这种职业,连失眠的资格都没有。意识不知不觉滑进深渊,直到她再一次被铃声吵醒。她太累,起初只觉得什么东西在耳边吵闹不堪,直皱眉头。响到后来,铃声已经像雷鸣了。恍然间,像有人泥泞中拉她一把,她猛的睁开了眼。电话那头是值夜班的同事的声音,有点焦急:“小陆,你得到科里来一趟,又来了一台硬膜外血肿,忙不过来。”不知怎么,她突然就松了口气,想起那个著名的笑话:楼下的人等着楼上的另一只落到地板上的鞋子,久等不来,整夜都不敢睡。对她而言,这个电话可不就是“另一只鞋子”。真打过来时,她反倒踏实了。“好,我就来。”她跳下床,奔到浴室胡乱揩了把脸,穿上外套就出了门。她今晚轮副班,按照医院的规定,只要科里有事,十分钟就得到场。她裹紧衣服,大步流星地走出公寓。穿过一条长长的窄巷,眼看再转一个弯就能拐到医院东门了,突然迎面走来一个人。时值凌晨一点,空气冻嗖嗖的,巷子里除她之外,连只猫都没有。那人出现得挺突兀,悄无声息的,却又来势汹汹,迎头就撞上来。陆嫣反应快,忙侧过身往旁边一躲,就听豁朗一声,地上有什么东西被绊倒了。那人身子失去平衡,往前一栽。“砰——”不知是头还是肩膀,硬邦邦地磕到了墙上,发出闷闷的一声响。混乱中,陆嫣贴着墙稳住身体,心里大感奇怪,大半夜的,这人走路干吗这么急。想起社会上那些不好的治安新闻,她顿起戒备,连忙往前迈开一步。这样一来,她整个人都离开了窄巷,往右一偏头,就能看见医院东门的保安室。相距不过几百米,只要喊一嗓子,保安就能听见动静赶过来。站好以后,她再一次警惕地回头,这才发现那人居然是个女孩子。本来都已经打算离开了,她又停了下来。刚才女孩撞到墙上的那一下又急又冲,依她看,伤得挺重的。要是不幸撞到了头,恐怕还得到医院处理一下。“你没事吧?”她开口了,上下打量那女孩。巷子细窄,一半是昏暗错落的屋影,女孩紧贴墙根站着,动也不动。陆嫣看着对方,心里渐渐涌现出一种怪异感。女孩绑着双马尾,身上穿着一件a字型短款外套,暗淡的红黑相间的格子,相当局促的款式。这身打扮如果放在十年八年前,也许还算时髦,现在看,却未免太过时了些。更奇怪的是,目光刚一触到女孩,她眼前就像是掠过什么浮光掠影似的,总觉得在哪儿见过对方。难道是医院的同事?她忍不住想要看个仔细,可惜头顶的路灯过于昏黄,不足以照亮女孩低着的侧脸。就在这时候,女孩突然有了动静,一只胳膊依旧扶着墙,另一只胳膊却缓缓抬了起来。就像拍打灰尘那样,拍了拍肩膀。陆嫣错愕了下,随即松了口气。看样子,不像伤到了头面部。她赶时间,既然对方没事,她不打算再继续逗留。正要转身离开,女孩突然像检查脖子伤势那样缓缓甩了甩头,她这一动,马尾辫上的发卡被路灯的光芒折射了一下,轮廓顿时变得异样清晰。陆嫣脑中血流一轰,心剧烈地跳动起来,跳得那样急,那样快,像是随时都能跳出胸腔。那是一只水晶蝴蝶发卡,很俗气也很落伍,如今市面上也许早已绝迹,可是就在几年前,大街上曾经随处可见。她清楚的记得蝴蝶的翅膀是怎样向两边曼妙地展开,翅膀上面又是怎样被密密匝匝地贴满了水钻,只要有光,戴在头上,蝴蝶就会发出细碎的星芒。十七岁时,她买过三对这样的发卡,一对留给自己,另外两对,则分别送给了她当时最好的两个朋友,其中有一个女孩为了她们之间的友谊,曾经天天佩戴。夜风刮在脸上,冷硬如刀,她大脑变得一片空白,直视着前方,只觉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重重拥上来,密不透风地包绕住她。她终于明白刚才那种怪异感从何而来,眼前这女孩无论穿戴还是走路姿态,都跟她记忆里的那个人高度重合。可是——不,这不可能。她空前的无措,与此同时,心底某一块尘封已久的伤痛,像被一把无情的铁锹给撬了一把,有了破土而出的迹象。女孩似乎也发现了陆嫣的异样,整个人静止在昏暗里。一种令人不安的死寂悄悄在巷子里弥漫。明明相隔不过几米,可是两人之间有一条界线似的,只要陆嫣再往前走一步,就会一脚踏入一个不可知的世界。不知不觉间,在一片黑蒙中,女孩有了动静,转身的时候,红外套贴着墙壁擦过,发出“沙沙沙”的声响。等陆嫣意识到对方已转为面向自己的姿态,呼吸陡的变得粗重。理智告诉她女孩绝不可能是那人,但眼看着女孩踩着幽静的步伐一步一步逼近自己,她的牙齿还是不受控制地轻颤起来。全文阅读 vx:285394931 来源:http://www.cnwjcj.com/redian/toutiao/32198.html

本文地址: 悬疑甜文冬至作者凝陇 | http://amway-sh.com/index.php/post/2295.html

牛大少成长记
投诉工长之家说话不算数,使用无证工人导致质量不达标

社会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#
#

热门专题

自定义4
#